Spe小說 >  無雙國醫 >   第10章

今天禮拜六,梁萬明不上班,不過早上一大早卻要送兒子去培訓班。

現在的孩子,確實比以前的孩子幸福多了,吃的好,穿的好,可壓力卻一點不少。

人都說冇孩子以前過自己,有了孩子過孩子,這話是一點都冇錯。

梁萬明雖然是省中醫醫院的主任,可在孩子的事情上卻一點也不敢放鬆,禮拜天給孩子的輔導班那是安排的滿滿的。

週六上午補英語,週六下午補數學,禮拜天上午有舞蹈,下午有鋼琴。

當醫生,平常工作忙,冇當主任之前梁萬明陪孩子的時間更少,現在當了科主任倒是能稍微多一點時間,隻要自己方便,也就儘可能的親自送孩子去補習班。

禮拜六上午的補習班是兩個小時,九點到十一點。

送了孩子,梁萬明正打算開著車先回去,畢竟補習班距離家裡不算遠,十點半再出發過來接人完全來得及,可路過西亞社區醫院的時候,梁萬明看了一眼西亞社區醫院的牌子,打了個方向,把車在附近停好,下了車向西亞社區醫院走去。

他想起了上週給孩子班主任彭敏的愛人開方子的那位雲醫生。

反正閒著冇事,等會兒還要接孩子下課,回家和不回家冇什麼區彆,正好去社區醫院轉一轉,差不多時間也就到了。

走進社區醫院,梁萬明發現人還不少。

週六接診區不上班,冇有孩子打防疫針,其實社區醫院的人都少了不少了,可在梁萬明看來,人也不少。

這還是梁萬明第一次來這種規格的小醫院。

自己就是醫生,而且是省中醫醫院的醫生,平常家裡人有個頭疼腦熱的都去了大醫院了,很少去小診所和小醫院。

而梁萬明哪怕偶爾去一些小醫院坐診,最低規格的也都是縣醫院了,鎮一級社區一級的還真冇來過,說實話,還真有點好奇。

社區醫院又不大,進了門是收費室,再往進走就是診室了,一號診室和二號診室是相連的,兩隔壁,雲珩的中醫診室在對麵的位置,畢竟是以前的雜物間,相對偏一些。

梁萬明一路走過,向診室裡麵看著,一號診室和二號診室的患者不少,每個診室差不多都有十幾位患者在排隊,隊伍都已經排到門口了,這種現象其實已經不多見了,現在哪怕是去縣醫院,人家也掛號呢,一些診所患者多了都實行掛號製,不掛號的醫院還真不多。

從一號診室和二號診室走過,梁萬明左右看了看,看到對麵還有一間診室,也就走了過去,走進了纔看到診室的門上寫著“中醫診室”的字樣。

診室門開著,梁萬明向裡麵看了一眼,一位年輕人正在給患者診脈,診室內也就一位患者,比起其他兩個診室,確實顯得冷清了不少。

梁萬明是中醫,也就對中醫有興趣,索性邁步走了進去。

正在給患者診脈的醫生很年輕,看上去也就二十六七歲的樣子,梁萬明也冇認為這位就是他所找的雲醫生,就站在邊上看著。

雲珩正在給患者診脈,察覺到有人進來,抬頭看了一眼,客氣的招呼道:“桌子上有登記表,記得填一下。”

“好。”

梁萬明點了點頭,應了一聲,不過卻冇有動,他又不是來看病的。

“哪裡不舒服?”

雲珩一邊摸著患者的脈象,一邊詢問。

剛纔女患者進門的時候,雲珩就已經在觀察對方了。

望氣色,看形體,觀走姿.......

這些都是中醫望診最基礎的元素。

女患者神誌清楚,不過麵色發紅,嘴脣乾燥,鞏膜有些輕微的黃色。

雲珩把登記表遞給對方,示意對方填寫之後,就開始給對方診脈,一邊摸脈一邊詢問。

中醫的診病手法,望、聞、問、切,摸脈就是切診的範疇,現在大多數中醫普遍用的都是寸關診脈法,也就是三根手指分彆按患者手腕的寸、關、尺三個部位,用輕、中、重三種不同的力度來感受患者的脈搏。

診脈的時候醫生要保證心態平和,呼吸平穩,往往以自己的呼吸來衡量患者的脈搏,因而也有一息幾數的說法。

雲珩臨床經驗不多,不過基礎理論還算紮實,架勢拿的也算標準,不過在梁萬明看來稍顯拘謹。

就像是剛剛拿到駕照的司機一樣,開車的時候兩隻手抓著方向盤,顯得非常僵硬,老司機單手握方向盤,那都是很自然的,身子很放鬆。

“發燒,三十九度,頭疼,四肢痠軟,噁心。”

女人道:“我已經發燒有好幾天了,前幾天一直在何醫生那邊看,輸液都三天了,可一直不見好。”

雲珩點了點頭,他就說看著女患者眼熟,感情輸液好幾天了,他這幾天這是天天去輸液室幫忙,賺時間呢,運氣好一天還能收穫十分鐘左右的時間。

聽著怎麼這麼彆扭呢,不過這也是事實啊,模擬空間冇時間就是擺設。

雲珩鬆開女患者的手腕,站起身:“嘴張開,我看一下舌頭。”

看過之後,雲珩一邊提筆寫著,一邊下意識的低聲唸叨:“主訴,頭疼、四肢痠軟、發熱........神誌清楚、麵赤、口脣乾燥,鞏膜輕度黃染,舌根白膩......脈細數。”

這也是剛入行的一些醫生的通病,為了怕犯錯或者自己記錯,輕聲默唸,加強記憶,不過雲珩的這麼默唸卻正好被邊上的梁萬明聽的一清二楚。

寫了患者的主訴和症狀,雲珩微微沉吟。

雲珩的臨床經驗不算豐富,不過還好這一個禮拜他也在模擬空間診治了不少患者了,遇到的患者也大都是風寒、風熱之類的,也就是所謂的感冒發燒的患者。

再加上以前在學校學到的,女患者的這個病雲珩也有些頭緒,不過畢竟是新人,他還是以謹慎為主。

寫過症狀,雲珩拿了一張空白紙又在邊上寫寫畫畫,整理自己的思路,大概耽誤了三分鐘,雲珩這才抬起頭對女患者道:“你這個情況應該是風溫時邪,挾濕焦阻,從症狀上看,有化熱轉氣之像.......”

邊上的梁萬明剛纔看到雲珩寫寫畫畫,頓時就有些失了興趣,一看就是新人,冇什麼經驗,也冇什麼信心,這是拿患者練手呢?

不過這兒不是省醫院,他也不好多說,就打算看看雲珩怎麼開藥,心想要是這小子敢亂開藥,他再出聲,總不能看著這小子胡亂糊弄患者吧。

正這麼想著,卻冷不丁聽到雲珩的話,頓時嘴巴微張。

剛纔雲珩的默唸梁萬明聽見了,他也觀察著患者,再結合患者的主訴,他對患者的這個情況也有判斷。

雲珩一開口,梁萬明自然知道雲珩說的對不對。

“這個年輕人有兩把刷子!”

梁萬明看向雲珩,雖然雲珩剛纔寫寫畫畫,診脈的架勢也有些僵硬,可辯證是冇問題的,過程不重要,結果對了,那纔是最重要的。

“醫生,我又聽不懂,您就給我開個藥,我回去先吃上兩天。”

女患者是剛從何海鵬那邊過來的,在那邊看了差不多四五天了,吃藥,打針,她都有些冇耐心了,要不是剛纔看到彭敏夫婦給雲珩送錦旗,她纔不來雲珩這兒呢,說穿了這位也是來碰運氣的。

雲珩沉吟了一下,道:“這個藥我可以開,不過我要先給你說清楚,你這個情況比較複雜,一劑藥吃不好,而且前期症狀可能還會有加重的表象,如果到時候你覺得我開的藥有問題,不想吃了,又去換彆的醫生,那就相當麻煩了,所以我要先說清,你要願意配合,我給你一直看到底,保證你痊癒,你要是看一半覺得信不過,那我不能給你開這個藥,你可以去找彆的醫生。”

邊上的梁萬明更是嘴巴大張,嘴裡麵能塞進去一個大鴨蛋。

他覺得自己看走眼了,這個年輕人哪兒是什麼新人,這臨床經驗相當老道啊,冇開藥竟然就能預判患者用藥之後的情況,單單這一手,就相當了不起了。

梁萬明很清楚,女患者的這個情況正如這個年輕醫生所說,屬於風溫濕邪,挾濕焦阻,從症狀上看,有化熱轉氣之像。

這種情況治療的話應該以清濁泄熱為主,但是在治療的過程中,患者前期用藥卻會出現熱勢壯盛,起伏不解,汗出不暢的情況。

就像是用水熄火,剛把水倒上去的時候,火勢會有一個短暫的壯大,差不多就是這麼一個道理。

可這個情況放在治療的過程中,就會呈現出一種病情加重的跡象,這個時候大多數人的第一反應就是醫生開的藥有問題,要麼不吃了換醫生,要麼上門罵人。

梁萬明在省中醫醫院乾了二十多年,遇到過形形色色的患者,也遇到過各種各樣的情況,類似這一次這樣的患者也遇到過,有的醫生交代不清,開了藥完事,造成的後果也就是前麵說的哪兩種。

梁萬明剛纔還在替雲珩擔心,心說這個患者不好治,過程比較艱難,搞不好患者不買好,還要找茬,卻冇想到雲珩藥還冇開,先把情況給患者說明瞭。

雲珩因為有模擬空間的緣故,這一週確實接觸過一些各式各樣的發熱感冒的患者,也算是有了一些經驗,再加上模擬空間的時間是以患者的感激程度來衡量的,所以雲珩在治療的時候都是儘可能的耐心,給患者留一個好印象,儘可能的細心,把能想到的就交代到,避免患者有什麼誤解。

也正是這個儘可能的耐心和儘可能的細心也同時讓雲珩能多想一些,多考慮一些。

“吃了藥還會嚴重?”

女患者一愣。

雲珩耐心的解釋:“這是一個好轉的過程,但是剛開始吃藥,病情肯定有一個反覆,在中醫中,一般來說發熱大都是機體、正氣和邪氣相爭,導致陰陽失調的一種病理反應,用藥之後正邪相爭的局麵被打破,肯定會有一個反覆的過程。”

梁萬明是越聽越心驚。

這個年輕人了不得啊。

雖然雲珩說的這些梁萬明都是知道的,可畢竟眼前這位相當年輕啊,這麼年輕就能有這種見識,真的是不多見。

女患者有些猶豫。

雲珩說的她聽不太懂,她這個情況自己認為其實不算什麼大病,就是感冒發燒而已,都已經治療了四五天了,再治療還要嚴重,那要治療到什麼時候去?

現在的人,不少人對醫生都不是很信任,再加上現在網絡發達,一些人病了還喜歡在網上找答案,自己猜想,覺得我這個病不嚴重,你怎麼一直治不好,我這個病不嚴重,怎麼花了這麼多錢之類的。

女患者這會兒就是這樣的想法。

“要不您再去大醫院看一看?”

雲珩客氣的建議道,人家患者不信任,他自然不能強求。

強扭的瓜不甜,特彆是治病救人方麵,更是半點勉強不得,醫生治病,還要患者配合,患者不配合,醫生的十成水平往往都發揮不出三成。

“人家醫生說的冇錯,你這個情況確實比較麻煩,從西醫的角度講,你這個情況屬於嚴重的病毒性感染,治療起來很麻煩......”

眼看著患者還在猶豫,梁萬明忍不住出聲了。

女患者抬起頭看了一眼梁萬明,冇好氣的道:“你是醫生,亂插什麼嘴?”

梁萬明一愣,有些無語,伸手打算從身上掏自己的胸牌,這纔想起今天休息,壓根冇帶。

索性梁萬明打開手機,從百度上找到自己的介紹和照片遞給了女患者:“我還真是醫生。”

“中州省中醫醫院中醫內科主任,主任醫師........”

“您是梁主任?”

女患者瞬間就站起身來,顯得相當恭敬。

梁萬明這位省中醫醫院的科主任,主任醫師,那可算是正兒八經的專家了,一週也就坐診一天,尋常人想掛個梁萬明的號都不是那麼容易的。

這也是這兩年各大醫院都實行了實名製,冇實名之前,梁萬明的專家號被黃牛們炒到了1500,女患者之前陪著家裡人去省中醫院看病那是實打實瞭解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