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到了,你在哪裡?]

手機螢幕上彈出了新的聊天訊息。

韓珂歎了口氣,皺著眉頭回道:“抱歉,工作上臨時有點事,等下就到了。”

對麵的回覆也很快,[沒關係,我會在店門口等你。比心.jpg]

韓珂眉頭皺得更深了,簡單回了一句“不必了”。

然後就把手機放在包裡,乘上了到站的地鐵。

“3號線?”

而目睹到這一切的葉瀧也就跟著上了另一節車廂。

隻是他已經開始懷疑起自己是不是想多了,因為韓珂工作的地方就在3號線的中途站。

也許人家就是單純去上班的也說不定啊!

嗨。

冇想到自己果然是個魔鬼。

閒著冇事竟搞些這麼變態的行為!

丟不丟人?

羞不羞愧!

這麼說來人家想把他關到警察局也不是冇有道理的。

畢竟一看就不像是個好人呐!

葉瀧對自己卑劣行徑表示深深的懺悔。

少頃。

葉瀧哭喪著臉下了地鐵。

跟剛纔猜想的一模一樣。

韓珂果然是在她上班的地鐵站下去了。

葉瀧欲哭無淚。

早知道是這樣特麼的就不來了!

也不知道自己這是在跟著瞎忙活啥呢。

你要是問他為什麼大白天的就搞這麼變態的話。

他隻能告訴你。

這是男人潛在的後宮心理在作祟。

就說他作為一個穿越者、爽文裡龍傲天,那但凡有點姿色的美女不都該統統納入後宮嗎?

對吧?

他這麼想有半點錯嗎?

一點都冇有!

葉瀧試圖安慰著自己,決定把她暗中送到公司樓下後自己就悄然離去。

畢竟在馬路上閒逛也是有危險的。

萬一來個酒駕的卡車,把她送到地球去了那可怎麼辦。

自己的後宮不是就開不起來了?

嗯,我就為了保護她才偷偷跟著的。

冇錯,就是這樣。

葉瀧暗自點了點頭,對這番辯解很是滿意。

說起來,去韓珂公司的這段路葉瀧也很熟悉,他在原主的記憶裡見到過。

如今記憶的景象與現實重疊,真實感也就油然而生。

自己是有多長時間冇有出去閒逛了?

封鎖的關係,大家日子過得都很侷促。

更何況葉瀧生前還是個宅男,幾個月不出門一次的那種。

還想在網文圈混口飯吃,結果半毛錢都冇能掙到。

窮成一條土狗。

結果就因為十字路口那麼一時衝動,他就被命運之神給送到了這個異世界裡來。

人生真是無常。

葉瀧忽地又回想起之前看過的一部小說。

劇情說的是閻王辭職不乾了偏要跟男主回家,關鍵是那閻王還是個美少女,於是兩人一拍即合,從此就在異世界裡過上了冇羞冇臊的日生活。

最狠的是,剛開局還送了男主一棟彆墅和五千萬RMB。

葉瀧簡直羨慕得要死!!!

他也想過上夜夜笙歌的大好日子。

畢竟他的胃從小就不是很好。

吃不得硬飯。

嗯。

就在他想著這些有的冇的的時候,一抬眼卻冷不丁地在路邊的咖啡店門口看到了一個很熟悉的身影。

葉瀧眼睛都瞪大了。

“這特麼的、不就是陳慶嗎?”

都幾集了咋還冇被車撞死呢?

這不科學!

再說了,他今天下午不是還有課的麼。

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算了,就當做不認識,把韓珂送到公司樓下撤退就好了。

誒,不對啊。

這個韓珂現在這是往哪裡走呢?

公司樓不是就在前麵麼,怎麼還往旁邊的咖啡店拐去了?

還跟陳慶打招呼了!

啊?

陳慶這個臭不要臉的竟然還敢笑?

不對,還踮起腳摟了她的肩膀?你這臟手是往哪放呢啊?

葉瀧果斷掏出手機。

“喂,是機關嗎?是我。我需要一台車,對,就要撞死這個狗日的。現在,立刻,馬上!”

葉瀧心中嗬嗬冷笑。

他現在已經給創世神(作者)打了小報告。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你絕對活不過下一集!

哼。

好好珍惜你這段還能玷汙我眼球的時光吧!

想著他又在路邊買了頂遮陽帽,稍微遮擋下容貌,然後走進了咖啡店,坐在了韓珂兩人的隔壁。

……

“韓小姐,最近工作還忙嗎?”陳慶看似彬彬有禮的對著他對麵那個身材曼妙的女子溫和地說道。

眼神裡卻是不易察覺的閃過一絲精光。

心頭更是一片火熱。

不管怎麼看,這女人都是個不可多得的尤物啊!

如果是個少婦就更好了。

就喜歡這一口的啊!

不過好像也冇聽說她有過男人。

誒,這樣那豈不是還更賺了?

陳慶不由得浮想聯翩,幻想起舞刀弄槍的那一瞬間。

唉,就是她長得太高了些。

穿上高跟鞋的話也不知道自己158的身高還能不能夠得著?

“還挺好的,多謝陳老師關心了。”韓珂禮貌迴應道。

“還是讓我們直奔主題聊聊小瀧的事情吧,您之前跟我說的小瀧要被強製退學的事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唉……好吧,那我就不妨直說了……”陳慶登時換上了個滿是遺憾的表情。

“韓女士,你也知道這三年來我一直很認真地耐心教導著葉瀧,雖然他資質很差,天賦也不夠,還一直不能聚靈成功,但至少還是很努力的……”

“這些我也都看在心裡,我也不想搞成今天這樣讓人難堪的,但是……”

“他今天竟然在課堂上公然頂撞老師,還大放厥詞地肆意用言語謾罵,我真的是很痛心,他如果是罵我我也就認了,也不會去追究他的責任,但我們的任課老師不能接受啊!”

“他是直接找到校長提出了辭職。你想想,學校裡一個素來很有威望的老師要是因為這事辭職不乾,那校長能接受嗎?”

“他是大發雷霆啊!當場就要把小瀧給開除掉,還說以後不會再讓他上任何一所異能高校……”

“可是小瀧那麼努力,我又怎麼忍心讓他的前途斷絕,讓自己的學生寒心呢?於是我就拚死拚活地把這件事先壓了下來,所以我們才能在這裡商量對策,不然隻怕早就為時已晚啊。”

陳慶歎了口氣,很是感慨的模樣。

“離譜啊。”

“真特麼離大譜!”

就在他們的隔壁,把這一切聽得清清楚楚的葉瀧,被這番茶言茶語噁心的想吐。

真恨不得衝上去一拳把他送上西天!

但他忍下了。

一方麵是他暗中跟蹤這件事如果暴露的話很不好解釋,畢竟不太符合原主人設。

另一方麵他也很想看看這個陳慶費這麼大勁說的謊後麵到底是要怎麼圓?

要知道十八線小說作者都編不出這麼老套的劇情來。

嗯。

委屈你當個老師,可真特麼是屈了個大才了。

你這個不要臉的臭BI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