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到了天黑時分,呂布纔再次來到荀攸所居的廂房,同時帶來的,還有一些酒菜。

菜不是很多,就兩盤羊肉和幾碟小菜。

酒也不是很多,一人一壺,自斟自飲。

荀攸冇有先動筷子,而是恭敬地行了一禮道:“荀某在大牢裡蹲了大半年,並不清楚這段時間外界發生的事情。剛纔問到曹將軍,知道將軍劫王允義女,射其府燈等諸多之事,方纔相信將軍誅董之心是真。之前有所冒犯,還請海涵。”

呂佈擺了擺手,示意不必多禮。

自顧自地給自己倒上一杯,喝了一口,又夾了一塊羊肉在嘴裡嚼著。

過了片刻,才問道:“汝是如何輸給賈文和的?”

“輸給他?”

荀攸苦笑一聲:“荀某怎麼會輸給賈詡?都怪那何顒年老不修,新娶美貌小妾與家奴私通。被髮現後家奴含恨告發。才致功敗垂成。”

“輸了就是輸了。”

呂布並不買他的賬,一點都不給他麵子:“結果比過程重要很多。不儘人意的結果隻能說明謀劃出現了失誤。找一些豬一樣隊友參與其中,還拖延數月隱而不發,不出差錯纔怪。”

荀攸聞言,冇有馬上說話。

喝了幾口酒,也吃了幾塊羊肉,才又緩緩地說道:“將軍所言,確實有理。荀某當日也曾苦勸鄭泰、何顒,讓他們儘快起事不要拖延。

但兩人瞻前顧後,太過憂心將來之事,總想著殺死董卓之後的天下局勢。以至遷延日久,致有此誤。”

“也真是愚蠢!”

呂布冷哼一聲,一本正經地說道:“將來之事,變數太多,誰又能掌控得了?謀劃佈局是冇錯的,但不宜太細,更毋須太多擔憂。

越是謀劃得細緻問題越多!

與其過多擔憂,還不如先將董卓除掉,再見機行事,順勢利導。成則將西涼軍一舉瓦解。若是敗了的話……乾脆退到函穀關以東,讓西涼軍自己在關中內耗。

隻要董卓不在,西涼軍群龍無首,必然會彼此攻伐,互相削弱。誠如是,不出一年,西涼軍之禍亂可平矣。”

此言一出,荀攸終於坐直了身子,有些異樣地看著呂布……這還是自己印象中的那個一介武夫嗎?

智慧而又果決,此乃梟雄之言!

若是鄭泰等人有這呂布一半的魄力,十個董卓也被誅殺了,何至於落得如此敗亡的下場!

不過,旋即,荀攸又有些失望地搖了搖頭,長歎一聲道:“以前隻當將軍是魯莽之人,冇想到卻還有幾分見識。不過……今時不同往日。將軍現在想要誅董,恐怕並不容易,稍有不慎,便會步了鄭泰何顒誅董失敗的後塵。恕荀某直言,將軍雖有幾分見識,與賈詡和李儒相比,卻是差的不是一點半點。”

這話還是有點帶刺,不是很給呂布麵子。

不過,呂布卻知道,荀攸說的是真話。

所以,呂布不但冇有生氣,反而滿意地笑了笑,示意荀攸接著說下去。

荀攸小喝了一口,又接著說道:“據剛纔曹性將軍所說,董卓已經遷居郿塢,奏摺公文都在郿塢處理,等於是另立朝廷了。如此一來,恐怕不會輕易出現在長安。

董卓不來長安,將軍就冇有機會動手,時間拖得久了,難保不出紕漏。那李儒和賈詡可非善類啊,隻要有一點風吹草動,讓他們抓到一點把柄,便會抽絲剝繭,讓對手無可遁形。”

這就是問題!

實際上,剛纔王允也是為此事而來。與呂布在一起討論了很久也冇想到什麼好辦法。

而呂布此時好酒好菜招待這個荀攸,也是想看看荀攸有冇有什麼好的計策。如今見荀攸也看出了問題,便虛心請教道:“先生可有應對之策?”

荀攸想了一下道:“此事也不是很難,隻需天子配合,裝病半月即可。半月之後,百官為天子祈福,董卓必來,屆時,便可乘機圖之。”

“好計謀!”

呂布忍不住讚歎起來。

這就是謀士的作用!

彆人絞儘腦汁,想了幾天也苦無良策,對他來說,便如信手拈來一般。

……

計謀就暫時這樣定下來。

從籌謀讓天子“生病”,到將董卓騙來上朝,這前前後後的時間加起來,估計還有二十天左右。

這二十天非常關鍵。

董卓的西涼探子無孔不入,賈詡和李儒都是頂尖的智謀之士。

所以,保密的工作非常重要。

為了保密,呂布再三叮囑王允,不到最後一天,不可以將計劃告訴黃婉、士孫瑞、楊瓚、種輯、吳碩等人。

也就是說,知道這個計劃的,現在隻有呂布自己和荀攸、王允三人。

而且,荀攸一直像豬一樣被關著,就連王允也不知道他的存在,呂布也不用擔心會從荀攸這裡泄密。

當然,還有個天子劉協。

不過,天子劉協並不知道具體的計劃,隻是王允偷偷跟劉協說了四個字……“裝病半月”。

讓最少的人知道計劃,便是呂布用來對付賈詡和李儒的方法。

……

計劃是有了,但呂布覺得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因為,誅董之事一旦觸發,接下來便是爭奪天下。

何去何從,所思所想。

每一個抉策,都是關乎天下蒼生和自己的身家性命!

呂佈一個人在書房中枯坐良久,殫精竭慮,想了很多。

首先是人才問題。

身為主帥,自然不能總是自己去逞匹夫之勇。縱然天下無敵,衝鋒陷陣這種事也隻能偶爾為之,不能總是由自己親自去做。

偶爾為之,用自己的勇武激勵士氣尚可。若一直這樣,那就隻能算是一隻莽夫。

常言道:“夫善遊者溺,善騎者墮,備以其所好,反自為禍”。

戰場上刀槍無眼,說不定什麼時候一不留神就死於亂箭亂刀之下,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

所以,還得找些猛將、良將來做自己的鷹犬爪牙。

……

除此之外,比猛將和良將更重要的是謀士!

兵在精而不在多,將在謀而不在勇。

文王因薑尚而有周朝八百年天下;齊桓公因有管仲而九合諸侯、一匡天下,成為春秋霸主;劉邦因張良、陳平而興大漢。

謀士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不過……漢末的謀士全是出身世家。

通常情況下,出身世家的謀士,是很難看得上自己這種草根出身的“匹夫”的。剛纔荀攸的態度,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

在原本的曆史上,呂布幾乎是冇有得到過謀士的真正擁護。

陳珪、陳登父子把呂布玩得團團轉,就連是陳宮,也不是真心想要幫助呂布,純屬互相利用而已。

……

正想著一大堆事情,有親兵來報:“太尉掾、賈校尉求見。”

“毒士賈詡!”

呂布心中一驚,此時,賈詡在董卓手下的名義上的官職,正是……太尉掾、討虜校尉。

這個時候來訪,恐怕其意非善!

……

呂布愣了片刻,眼珠轉了轉。

然後,對守在門外侍候的幾名小丫環叫道:“媚兒、黛兒、雯兒,你們過來……在本將的臉上親幾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