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小帥推開史萊姆國王的寢室大門走了進去。

房屋的正中央就是副本的BOSS史萊姆國王。

史萊姆王的體型明顯要比普通的史萊姆要大上許多,看起來就像一個兩噸重的藍色大果凍一樣。

國王留著兩撇類似於貴族的小鬍子,一頭捲曲的金髮上還戴一個金色的皇冠,手中拿著一個象征權力的黃金權杖,權杖的頂端還鑲嵌著一個雞蛋大小的藍寶石,滾圓滾圓的身軀上還披著一件紅色的披風,樣子看起來彆提有多滑稽了。

史萊姆國王:物理攻擊50 法術攻擊50 生命值3000 防禦力20 魔法防禦20

技能:冰錐術

杜小帥:“50點的法術攻擊,3000的血量,屬性不是很強,應該能打過!上吧,詛咒草人!”

詛咒草人扭動著機械的身軀向史萊姆國王走去。

史萊姆國王看到了入侵者也主動發起了攻擊,隻見它黃金權杖一揮,一股冰霜之力在法杖的藍寶石上迅速凝結,一個冰錐很快凝結成形,隨後向詛咒草人激射而來。

冰錐打在詛咒草人身上並爆裂開來,草人的身上隨即裹上了一層寒霜。

詛咒草人受到魔法傷害,生命值-59

冰錐術是冰法的初階技能,能對目標造成150%的冰屬性魔法傷害,並減速30%,持續3秒。吟唱時間1秒,技能冷卻1秒。

但讓杜小帥意外的是,史萊姆國王在施放完一次冰錐術後居然又向後退了兩步,再次施放起了冰錐術。

杜小帥大驚:“大事不好!這老東西居然在風箏我的詛咒草人!

冰錐術的減速效果讓原本移動就稍顯遲鈍的詛咒草人移動更加遲緩了幾分,根本就無法近身這個狡猾的老東西。

但如果我提前出手的話,我高額的傷害一定會把史萊姆國王的仇恨全部吸引到我的身上,以我這80點血量的高生命值,史萊姆國王隻需要兩發冰錐術就能把我帶走!

就算觸發了替身草人的被動效果,也隻需3發冰錐術我就死了。詛咒草人一死,冇有前排吸收傷害,我同樣會死在史萊姆國王的手下。該怎麼辦呢?”

杜小帥飛速的計算著,並最終得出了結論:“看來隻能由我冒險去做誘餌了!”

隻見杜小帥上前幾步,對準史萊姆國王施放了詛咒打擊。

轟!一個爆炸的數字在它的頭上顯現出來。

史萊姆國王生命值-430!

史萊姆國王:我擦!好高的傷害!就這傷害我也扛不住幾下!絕對不能放任不管!

就連杜小帥都不得不震驚於這個數字,“430點傷害!6倍傷害果然恐怖如斯!”

受到如此高傷害的史萊姆國王自然把仇恨全部轉移到杜小帥身上。隻見它向前跳了兩步,隨後便吟唱起冰錐術的咒語,目標正是杜小帥。

杜小帥急忙轉身向後方移動,拉開與史萊姆國王的距離。

史萊姆國王看到杜小帥的行為,嘴角不禁輕蔑的一笑,彷彿在嘲笑杜小帥的無知,“想躲,你躲得了嘛?”

魔法攻擊與物理攻擊不同,魔法攻擊是很難被躲避的。魔法攻擊分為指向型和定向型魔法攻擊。

指向型魔法攻擊還可以通過自己靈巧的走位躲避掉對方的技能。

但定向型魔法攻擊,對方一旦選定目標開始吟唱咒語後,那幾乎就是100%必中的。隻有一些空間係的位移能騙過這些魔法,但想靠走位來躲避定向型魔法攻擊,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

冰錐很快凝結成型,並沿著一個超長的彈道向杜小帥飛射而來。

杜小衰受到冰錐術攻擊,生命值-75

冰錐穩穩的打在了杜小帥的背後並爆裂開來,隨後一股刺骨的寒意瞬間傳遍全身,令杜小帥禁不住打了一個寒顫,全身的寒毛也跟著倒立了起來。

“嘶~透心涼的疼啊!這20%的痛覺係統還真不是鬨著玩的!但現在還不是矯情的時候!”

受到冰錐術減速效果的杜小帥頭也不回的繼續向遠方跑去,史萊姆國王繼續窮追不捨。但也因此拉近了自己和詛咒草人的距離。

詛咒草人解除冰凍效果開始攻擊史萊姆國王。

史萊姆國王生命值-60

但詛咒草人的攻擊顯然無法引起國王的重視,它的目標仍然是傷害更高的杜小帥。

在到達了施法距離後,史萊姆國王再次對杜小帥吟唱起了冰錐術的咒語,寒冰之力也緩緩凝聚。

杜小帥看準時機,指揮道:“就是現在。詛咒草人,嘲諷!”

嘲諷:嘲諷目標5秒鐘!嘲諷期間目標隻可以使用普通攻擊。冷卻時間10秒。

一聲奇怪的恐嚇聲從詛咒草人嘴裡發出,正是這聲奇怪恐嚇聲徹底的激怒了史萊姆國王……

ε=怒ε=怒ε=( o`ω′)ノ大怒

也許,這是一聲隻有它們才能聽懂的來自母親的問候!

同時,這個嘲諷也打斷了國王正在施放的冰錐術,並扭頭開始用黃金權杖攻擊草人的身體。

詛咒草人生命值-34

“好!就是現在!詛咒打擊!”

轟!又是一個逆天的暴擊打出!

史萊姆國王生命值-430

詛咒打擊2秒鐘冷卻結束,杜小帥再次施放。

這次冇有出現暴擊,但依然是最大幸運值的3倍傷害!

史萊姆國王生命值-205

5秒鐘嘲諷時間結束,但杜小帥的冰凍減速效果同樣結束。

正常的移動速度下,杜小帥的移動速度和史萊姆國王是持平的。也就是說隻要不被冰錐術擊中,在冇有冰霜效果的減速效果下史萊姆國王是追不上杜小帥的。

而冰錐術卻有1秒的冷卻時間和1秒的吟唱時間,詛咒打擊卻是瞬發的技能。杜小帥正是要利用這2秒鐘打一個時間差!

從嘲諷技能中恢複的史萊姆國王好像忘了杜小帥剛剛給它造成的高額傷害,選擇繼續對詛咒草人施放冰錐術!

杜小帥這時也對史萊姆國王同時施放了詛咒打擊,並扭頭就跑!

又是一個暴擊傷害!史萊姆國王生命值-430

冰錐術打在了詛咒草人身上。

而受到如此高額暴擊傷害的史萊姆國王再次切換了攻擊目標,開始向杜小帥發起了追擊。

但杜小帥提前一秒鐘就拉開了和史萊姆國王的距離,即便是冰錐術的冷卻時間結束,也完全不在攻擊範圍!

於是就出現了這樣的畫麵,杜小帥在前麵跑,史萊姆國王在後麵追著杜小帥,詛咒草人又追著國王,3個人在偌大的寢室裡你追我趕的繞著圈圈!就像是在進行一場激烈的田徑比賽!

跑了兩圈之後,詛咒草人的嘲諷技能冷卻結束。

詛咒草人再次施放嘲諷技能激怒國王攻擊自己。

ε=怒ε=怒ε=( o`ω′)ノ我尼瑪!

杜小帥再次故技重施,又打出一輪高額的傷害!

隨後……又是一場百米追逐大賽開始!

“冇藍了,喝藥!”

終於……又跑了3個百米競速後,杜小帥又是一擊高額傷害打出後,史萊姆國王的血條終於清零了,他那臃腫的身軀也緩緩的倒下了!

杜小帥雙手拄著膝蓋,大口的喘著粗氣說道:“這場4×100米競賽……是我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