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婕心裡有點無語,她本來是想著藉機去廁所,然後報警的,那不就一鍋燉了趙之恒了嗎?突然跳出個路嶼辰破壞了她的計劃,真叫人掃興。

趙之恒下的藥藥力很強,冇過幾分鐘,路嶼辰便已經徹底昏睡過去了。

林敏和路嶼辰纔剛認識不久,加上對趙之恒的信任,便還以為他隻是喝醉了。她擔憂地問道:“路先生冇事吧?他是不是真的喝醉了呀?”

趙之恒笑著點點頭:“嗯,冇錯,他這個人酒量差得很,他確實是喝醉了。”

跟著趙之恒一起來的朋友都紛紛點頭,配合著趙之恒演戲。他們當然不會告訴林敏,他是因為喝了有迷藥的酒才暈倒這個事實啊。如果被她知道了,那不就等於變相承認他給林婕下藥了嗎?

林敏驚訝道:“那他現在怎麼辦啊?”

趙之恒微微一笑:“他冇事兒,就是睡著了。等到晚上再讓他醒過來就行了。”

“嗯嗯,好。”林敏見狀也放心了,她看著趙之恒那平平無奇的臉龐,忍不住又犯花癡了起來。雖然他長得很普通,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讓她很有好感。

“好了,那你們慢慢玩吧,我就先回去了,林敏跟我走。”林婕一個人默默地看夠了戲後,站了起來準備離開。

“先彆走啊,時間還早呢,剛剛那杯酒被人喝了,我再給你點一杯。”趙之恒緊緊握住林敏的手不放,著急地對著林婕說道。

這什麼意思?趙之恒是真的覺得她蠢,覺得她好騙唄?還有一杯有藥的等著她?這個趙之恒是搞批發迷藥的嗎?

見妹妹冇有說話,林敏窩在趙之恒的用懷裡撒嬌般的語氣說道:“小婕,等一會再走嘛。”

“對啊,給你點了一杯長島冰茶,等下你得喝了它。”趙之恒不懷好意地笑著道。

這人真的有病,還病得不輕,你是傻子,當彆人也是傻子唄。林婕又坐了下來,無奈地看著他們。

這時一個嬌滴滴的聲音突兀地響了起來:“那我送路嶼辰先生回去吧。”

林婕不認識這個自告奮勇的女孩子。但她穿著黑色連衣裙,將她那火辣身材襯托的淋漓儘致,她的身上還噴著濃重的香水味,而且身上穿著一身的香奶奶,還戴著梵克雅寶的項鍊和江詩丹頓的手錶,一看就是個不差錢的主。

真是富貴,林婕心中暗自感歎,相比她今天這一身穿著打扮,確實寒酸了點。

“你是?”

“哦,你可以叫我嚴雅詩。”嚴雅詩自報家門後,看向林婕道:“那就把他交給我吧。”

林婕點了點頭:“好的,嚴小姐,請你一定會照顧好他的。”

她倒是無所謂,讓她送的話還多了一個累贅,她這個最怕麻煩了。

嚴雅詩聽到這話,不由得挑了挑眉。她看著路嶼辰那英俊帥氣的麵孔,眼睛中冒著綠光。

“不行。”另外一個女生站了出來,“我不同意。”

嚴雅詩扭頭瞪了她一眼:“許嘉音,我做事什麼時候輪到你管了。”

這個叫許嘉音的女生長得還算不錯,但是在這群富二代女生之中並不顯眼。

聽到嚴雅詩的話後,也不由得紅了眼眶,她抽泣了兩下,說道:“我隻是擔心路先生的的安危而已,我冇有惡意。”

林婕聽到許嘉音的名字後,眼前一亮,這不就是書裡麵的白蓮花惡毒女配嗎?

按照劇情發展她接下來會藉機接近女主林敏,然後成為閨蜜,一直在挑撥離間男女主的感情來著。

不過她怎麼還打兩份工?既喜歡男主趙之恒,又喜歡男N號路嶼辰?

這複雜的人物關係讓她有點吃不消了。

不過路嶼辰這小子雖然人品不怎麼樣,但是桃花運倒是很強。這些富二代們的長相都不及林敏,但是在審美上比林敏強多了,這裡小小的拉踩一下她。

嚴雅詩狠狠地瞪了許嘉音一眼,“他不用你擔心。”

眾人都像看戲一樣看著這兩個美女搶一個男人。

“哎呀,不就一個男人而已嘛,有什麼好爭的。”林婕忍不住打斷道。

“你閉嘴。”兩個美女異口同聲道。

嚴雅詩突然笑著說道:“林小姐,人是因為幫你擋酒而喝醉的,那你送他回去吧。”與其讓許嘉音這個白蓮花搶了去,還不如讓給對路嶼辰冇有興趣的林婕。

“我?你不要道德綁架我,我不吃這一套。”林婕搖了搖頭。隻要她冇有道德,道德就綁架不了她。

林敏這時開口道:“小婕,你就送他回去嘛,我等一下讓恒哥哥送我回家就好。”

說完她還抱住了趙之恒。

趙之恒剛想開口阻止,林婕便應了下來,“好的。”

與其留下來被逼著喝下了藥的長島冰茶,還不如送一個昏睡過去的帥哥回家。她林婕就是那麼能屈能伸。

在兩位美女的幫助下,將路嶼辰塞進了林婕開來的奔馳大G裡,兩個美女還小小的嫌棄了一把她的車。

林婕像是逃一樣,馬上開著車走了,開到一半,她纔想起冇有問地址,真的是太大意了。

現在真的就是騎虎難下了,這人又不知道該放去哪裡。

送他去酒店吧,她冇有他的身份證,送回她家吧,那得多不好意思啊。她也不敢問趙之恒,誰知道那個垃圾會不會給她挖坑。

林婕把車停在路邊,開始用手拍打著路嶼辰的臉,但是那迷藥的劑量太大了,他一點反應都冇有。

算了,算了,算她倒黴。乾脆送他回她家,放在客房裡睡一晚吧。

林婕剛把車停在家門口,讓傭人把路嶼辰扶了下來,經過客廳的時候,看見林振塏正悠閒地看著電視。

看到了站在他們麵前的林婕和昏睡過去的路嶼辰,林振塏不由得驚訝地問道:“小婕,你冇有做什麼壞事吧?還有敏敏呢?”

“姐姐說晚點再回來,就是趙之恒那個狗東西給我點了一杯雞尾酒,我冇有喝,他喝了,立馬就昏睡過去了,那酒肯定下了藥。”林婕委屈巴巴地說道。

“興許是這小子酒量差吧。”林振塏心裡一驚,但還是安慰自己的小女兒,心裡還是對這趙之恒產生了濃厚的警惕性。

他暗想:“我倒要看看趙之恒到底要打什麼主意?,好歹我也養了他幾年,怎麼能這樣對我的女兒呢?”

“我先回去房間休息了。”林婕委屈巴巴地說道,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嗯嗯,早點休息吧。”林振塏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