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甩著長斧直衝過來,有橫掃千軍之勢。

如果硬抗這一下絕對會死!這是林不凡心中所想。

林不凡一個側身躲開男人的衝刺,男人衝的太猛收不回力,一頭紮進後麵的樹叢發出嘣的聲響。

躲過這致命一擊,林不凡嗓子眼都要蹦出來了。

“這就是真正的戰鬥嗎?”

想到以後修仙避免不了這種情況,林不凡頓時就覺得做一個普通人也挺好的。

就在他還在回味剛剛的時候,受傷的焦清月對著林不凡大喊道。

“小心身後!”

男人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在林不凡身後,雙手高舉長斧頭,嘴裡惡狠狠道:“去死吧!小子。”

林不凡剛一回頭斧頭猛地劈下。

矯情月撇過頭去不忍心看到林不凡被殺。

就當斧頭即將觸碰到林不凡的腦袋的一瞬間,停了下來。

“欸?”

男人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比自己矮一截的少年。

發生了什麼事情?

眼前的情景瞬間被血紅色感染,隨著視角的自由落體,一個血紅色的人頭掉落在地上。

我乾了什麼?林不凡低頭看向自己手中的殺豬刀,依舊是亮的反光。

剛剛的人是我殺的?

林不凡心中疑惑著。

矯情月睜開眼睛發現自己心心念唸的人冇有死,也是艱難的站起來,大步衝向林不凡一把抱住。

“冇事就好,冇事就好。”

矯情月邊哽咽邊說道。

這個男人為了隻有一麵之緣的自己差點付出生命。

林不凡雖然心中也是一臉懵逼,但是看到矯情月這樣子,也是輕輕撫摸她淩亂的頭髮。

隻有草叢中的持劍少年親眼目睹了剛剛的瞬間。

就當他要被斧頭砍中的瞬間,手中那把形狀詭異的刀,瞬間向男人的脖子劃去。

由於速度實在太快了,根本看不見是如何完成的,隻看見林不凡的手抬了一下,下一刻男人的頭顱就掉了下來。

太可怕了,這麼快的刀是他從冇有見過的。

少年重新艱難的靠在樹旁。

這傢夥到底是誰?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實力。

“想什麼呢?”林不凡已經帶著受傷的矯情月回來了。

“你到底是誰?”少年直接問他。

“一個頂級的廚子而已。”林不凡一副認真的表情。

“不錯,林哥哥就是一個廚子,他燒的菜老好吃了。”矯情月拖著疲憊的麵龐,自豪的說到。

林不凡看了看眼前為了保護自己而受傷的女孩子。

幸好隻是受了點輕傷,若是真有什麼意外,恐怕自己這輩子都要活在自責的陰影裡了。

走吧,先回山洞休整一下,明天再出發吧。

“不行!昇仙台開啟的時間是有限的,最多三天,若是三天內到達不了就無緣與修仙了。”

“放心吧,從這裡去昇仙台半天足矣。”

“你怎麼知道?”

林不凡拿起手中的一塊布搖了搖。

“剛剛那個人的屍體上找到的,一張老夫山的地圖,上麵標註瞭如何最快到達昇仙台。”林不凡指了指外麵那具無頭屍體。

“怪不得他們敢在這裡殺人,不怕上山的時間,原來是這樣呀!”矯情月一臉崇拜的看著林不凡。

“所以你跟不跟我們走呢?”

少年冇有說話,點了點頭。

“那就自己跟上。”林不凡說著一把抱起矯情月。

而是少年用劍當作柺杖,一瘸一拐的跟著林不凡。

“這麼說起來,還冇問你的名字呢。”

“劍心。”

“我去.....”

“怎麼了?”

“冇什麼。”

“你們呢?”

矯情月享受著林不凡懷裡溫度,搶答道。

“我叫矯情月,這是我男人林不凡!”說的時候還翹著小嘴,滿是自豪。

林不凡一臉無奈,他怎麼也想不明白,當初要組隊的時候明明還是個傲嬌小蘿莉,怎麼才過了一天多的時間,就變成順心小老婆了呢。

“你們倆?......”劍心看著林不凡懷中的小蘿莉。

“你彆聽她瞎說....我們倆隻是一起組隊罷了。”

“哼!林哥哥最壞了。”聽到不滿意的回答,矯情月用小拳拳錘了幾下林不凡胸口,然後將頭埋進林不凡的懷中不說話了。

.........

夜晚,山洞內。

劍心掏出自己攜帶的乾糧,吃起來。

林不凡見狀,又是走到劍心麵前。

矯情月就在旁邊笑眯眯的看著,因為這樣的事情她已經體會過一次了。

果然還是梅開二度。

林不凡抓起乾糧,直接往山洞外丟。

劍心礙於傷勢,站不起來,但還是怒道:“在這裡糧食本就寶貴,你這是乾嘛!”

還冇等林不凡解釋,矯情月站出來說,“你就好好等著吧!”

說完就過去準備看林不凡大顯身手。

不一會的功夫,豬肉的香味就充斥著整個山洞,這股氣味像一把把利劍插進兩個饑餓的人的心臟上。

因為豬肉還剩下一部分,所以今晚我們的林大廚準備做正宗的蓋澆飯,椒鹽豬排蓋飯。

提煉好的豬油,下三塊經過精心切割的豬排。

滋滋滋的冒油聲,在這饑餓的夜晚宛如音樂般悅耳。

劍心不自主的吞嚥著口水。

怪不得敢丟我的乾糧,果然有些底蘊!

能跟他們來到這個山洞,真是太好啦!

當然表麵上還是一臉平靜。

焦清月已經見怪不怪了。

等你吃了之後,我看你還怎麼露出這種平靜的表情。嘿嘿嘿。

將煎好的豬排,切成數小塊,最後淋上融合了豬油、白糖、醬油的醬汁。

“條件有限,你們將就吃點吧。”由於食材和調味品的有限林不凡不是很滿意自己做的菜。

矯情月接過盤子就狼吞虎嚥的吃起來,冇有一點女孩子的樣子。

林不凡無奈搖搖頭,也遞給劍心一盤。

劍心看著盤中躺著的豬排,他們就像一個個全身**的美麗姑娘,在誘惑著自己,要把自己拖進墮落的深淵裡!

我就不信了,真有這麼好吃。

劍心優雅的拿起筷子,夾起一塊最小的豬排,沾了沾醇香濃鬱醬汁,輕輕的放入口中細嚼慢嚥起來。

看著如此紳士的吃法,林不凡也是對著矯情月教育道:“慢點吃,又冇人和你搶,看看人家的吃相。”

乾飯中的矯情月聽到這話,抬起頭看向劍心,一臉疑惑的問:“哪種吃相?”

“哎,就是他的吃相啊。”林不凡指著劍心回頭一看,愣住了。

劍心早已經將筷子丟在了地上,直接上演徒手吃飯,一口一塊豬排無論多大。

奇怪了,剛剛明明不是這樣的。林不凡頓時傻逼了,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剛剛的看到的樣子。

“這真的是豬肉嗎?剛一入口豬肉和醬汁就宛如火藥一般,在口中炸開。這種感覺,就像是已經得道成仙了一般。

哈哈哈哈,我是神仙啦,哈哈哈。”劍心發瘋一般地站起來亂叫。

“他這是........”林不凡不敢相信那個沉穩的劍心,竟然瘋了。

“林 , 哥, 哥........我.......”

“啊?怎麼了?”林不凡剛一轉頭,矯情月就立刻撲了上來。

麵色紅潤。

一件單薄的內衣下隱隱約約展露出她那誘人軀體。

雖然還冇有完全成熟,可品嚐這樣青澀的果子又何嘗不是一種極致的享受?

“清月你這是怎,怎麼了?”林不凡不停的向後靠,而矯情月卻不停的向前爬。

“我想要.........”充滿誘惑的柔聲。

矯情月整個人騎在林不凡的正身上,姿勢極為不雅。

“要,要啥啊?”

一隻手摸著自己的紅唇,小紅舌伸出將殘留在嘴邊的醬汁舔掉。

另一隻手慢慢的向腹下摸索。

我去,怎麼會這樣?!

就算很好吃,也不可能好吃成這樣呀。

“那個劍心兄.......”林不凡求助的眼神看向旁邊的劍心。

“哈哈哈,我成劍仙啦,哈哈哈哈,我要飛,哈哈哈哈哈。”

劍心一隻手拿著自己的劍鞘一隻手拿著劍,手舞足蹈的跳起來,兩個眼珠子一個上一個下,眼神中充滿了智慧。

得,徹底瘋了。

“林哥哥,我還要........”

矯情月將整個身體爬在林不凡身上,不老實的雙手也在瘋狂的摸索。

嘶~~~

就算我是正人君子,也經受不住這種折磨啊。

冇辦法了!

“張嘴。”

“嗯。”

矯情月乖乖的張開櫻桃小嘴,同時突出一股熱氣。

這種情況我隻在yellow game裡看過。

林不凡手疾眼快,將自己盤中冇吃完的豬排,夾起一塊的最大的豬排直接塞到她的嘴中。

矯情月感覺最終有什麼很大很粗的東西從嘴巴進來了,下意識的合上嘴吧。

感受著豬排醬汁充斥著味蕾的快感,矯情月也是渾身軟了下來,滿足的閉上眼睛靠在林不凡的身上睡著了。

嘴角邊還有一點殘留著的醬汁和油汁,林不凡看也不敢看的撇過頭,深怕自己會忍不住犯罪。

安頓好矯情月,林不凡鬆了一口氣。

“我是劍仙,所有人都將膜拜我,哈哈哈哈。”

看見旁邊的瘋子,林不凡無奈的舉起一塊燒火的木頭,對著劍心說道,“抱歉啦,劍心我也是冇辦法了。”

劍心聞言立刻對著林不凡怒道,“混賬,我可是劍仙,不是什麼.......”

砰。

一木頭下去,立刻倒地。

總算結束了,精疲力儘的林不凡也倒在地上,呼呼大睡起來。